學習像神木一樣堅強活著:北德拉曼山

By |2019-07-22T16:10:11+08:0012 7 月, 2019|北區中心助理專欄, 山林訪查|

學習像神木一樣堅強活著 文 \ 葉婉容  Upah Botu (北區中心駐新樂國小研究助理) 登上北德拉曼山,在我們泰雅語中是「試試看」的意思,這裡也是slaq部落傳統領域。 神木吸引登山客躍躍欲試,因為北德拉曼神木群是目前台灣最低拔的紅檜神木群 對於泰雅族人來說,這是一座有豐富資源的聖山,它不僅是獵人的獵場,更是泰雅族人試煉年輕人是否能成為獨當一面的泰雅人。 所以北德拉曼山不僅是族人的傳統領域,更是充滿山林知識的聖山。 一座山可以讓年輕的泰雅族人磨練,讓驕傲族人學會謙卑,使青年族人先學會珍惜山的贈予。 為什這麼說?身歷其境就可深刻體會,陡峭山壁角度直達90度的山壁,如果是在以前,族人是完全沒有輔助的工具,得靠著自己本事越過重重關卡,不僅考驗身體耐力,更是考驗智慧。當你越過北德拉曼的關卡,證明你是可以承受擔當的Tayal Balay(真正的泰雅人),在這一片獵場裡,族人感恩山給予我們的一切。 族人在北德拉曼山學習尊重大自然,學習謙卑與森林共存。 我們的新樂國小高文良校長,在原住民族實驗教育課程計畫中,也深信森林智慧是超越課本以外的智識,讓孩子真實到訪山林體會,規劃學生到訪山林野外體驗,讓孩子們身歷其境,體驗以前族人的傳奇歷史,觀察森林奇妙的創造,這比在坐在教室課堂打開課本所讀的知識還要廣大。 住在本地的我也鮮少登上山頂,透過這次機會再次嘗試爬至山頂。我在預備上山前,也給自己很多自主體力鍛鍊的練習。我開始深思一件事——北德拉曼山對我的意義是什麼? 在爬山的過程,因為斜坡的角度,讓步行不到400公尺就喊投降,深刻意識到自己體力有待加強以外,我換個角度想,如果也跟隨行師母(北區中心主任顏教授夫人)一樣,依照自己的腳步慢慢走,邊調整氣息邊欣賞風景,或許我會有不同的發現吧。在爬的過程中,學習欣賞風景是一種享受更是一門功課。 路途中,因為體力不支有萌生想回頭的念頭,但因為夥伴們的鼓勵,加上我給自己一個要求,去到回音谷仔細看周遭風景,以彌補我第一次來爬時,未曾把握觀察回音谷周遭的風景。 到回音谷鳥瞰整個山谷,高度直達幾百公尺對於微恐高的我,是有點壓力,但是俯瞰山下一切時, 熟悉的產業道路,熟悉的房子建築,原來我們所居住的地方,這麼渺小細微,原來人類以為的高樓,對高聳的高山而言,只是矮木群。這就是族人為什麼始終敬畏大自然,始終知道人類知識高不過大自然的智慧。 在回音谷一邊驚嘆大自然的風景,一邊調適自我呼吸,對我來說是一種身體進入到適應期,趁著身體暖身後我直達神木群。在神木區我彎著腰謹慎地走,最印象深刻就是4號神木,它不僅是最大棵神木,更是百折不饒的生命,即使已不是神木原樣,但是靠著它堅強意志依然生存著。 這棵神木讓我佩服,也似乎在鼓勵我們在做民族教育的我們,即使遇到耆老凋零,文化急速消失,依然要向這棵神木一樣遇到挫折,繼續在山裡面直直地矗立著。 對我來說北德拉曼山的意義,不僅是我從小記憶的山林,更是我族人傳承下來的寶貴資源。 這一天下來,我好像經歷北德拉曼一場很嚴厲的教訓,身體幾乎不聽使喚, 但是走過最苦的難關,山林回饋我的是一場我寶貴經驗。 Lokah  su ! (加油) 駐點 新竹縣尖石鄉新樂國民小學 [...]

重返山林,走進教室:到北德拉曼P’tlaman 聽故事

By |2019-07-21T01:58:32+08:0011 7 月, 2019|北區中心助理專欄, 山林訪查|

重返山林,走進教室:到北德拉曼P'tlaman 聽故事 登山前,邀請部落耆老「Ting Ting Payan」牧師為我們講解: 文字整理:Umas Tapas(北區中心駐尖石國小助理) 試試看北得拉曼        在地泰雅族人稱這座山叫北得拉曼,但如果照氣象局設定的話這裡叫「鳥嘴山」。那北得拉曼的意思是「試試看」,這是有典故的,最主要是北得拉曼是水田部落的居民,教育下一代的場域,等於是一所森林學校。北得拉曼地的氣候屬於較濕冷的,大部分的植物是蕨類,另外就是說北得拉曼最主要的產業發展,以前日據時代是整個上水田都是梯田,現在是已經占滿了杉木跟桂竹,唯一日據時代的古圳最豐富就是這邊(北得拉曼)。我們剛經過的宵楠區,直直橫就去就到鴛鴦谷,林務局稱為「水田陵線」。主線就是往鴛鴦谷的路線。 步道與封山 北得拉曼登山步道共分3個路段,第一段–好漢坡1.5k、  2003年3月15日由牧師封山,當時是水田基督教的牧師,封山是因為剛剛好搭配勞委會有推動一個社區種子營造,牧師當時有去申請15個名額之一,日據時代,日本人與林務局砍筏後剩下的這些樹木,還有些是被雷打壞的,旅途中都會看到。 小孩子的文化煉成 接著第二段會走到回音谷,有一個石凸凹起來,站在那邊可以看到八五山下、梅園,對著山對面大喊一聲,會有很清楚的回音。這樣的地方就是小孩子留在山上的時候學習去辯音,夜晚時會有很多夜行動物出沒,會發出許多各式各樣的聲音,透過這樣的方法訓練孩子的膽量。再來就是如果迷路了,對著山頭大喊,底下的人就會知道該往哪裡找人。 ragan(眺望點) 最後第三段比較危險,就是從回音谷要到ragan(註解[1]),不過到ragan有兩條可以走,往左邊那條是要往山頂大概5.6公尺(走陵線),往右邊那條比較平坦好走。到山頂的話如果天氣好你可以看到101、桃園機場、龍潭、關西,全部在你的俯瞰之下。 gitu'(枇杷) 走到阿案會有一個我們叫….其實那個是根,百年根部形成的軟墊,他其實是野生枇杷,我們叫「gitu’」,他是根部加葉子形成,踩下去很像彈簧床,軟軟的。 獵寮與巨木 然後走下去你們繞一圈就好,繞一圈第一個石窟是這邊獵人的獵寮,再接著走下去會再遇到第二個石窟。接著就往下,看那個三顆…有兩顆…有一棵被雷打到,有一顆還算完整,我們這邊的巨木樹齡大概在1800年上下,按照林務局它們統計下大概在這個歲數。我們這邊沒有2千年的樹,可是如果你到那個回音谷對面的巨木區,他上方大概有200~300株的1500年的,可是那不好進去,沒有開發路段。 差一點成為日本砲台        本來日據時代要在這邊設一個砲台,不過後來沒有設,而設在李棟山。如果設在這邊會打不到角板山,所以他就拉到李棟山。那這邊沒有日據古道,有的話是要從那個六曲窩那邊,就是林道這邊才有。那這邊最珍貴的樹大概就是牛樟,不過牛樟在日據時代砍得差不多了,現在就是一些雜木了。 參考資料:錄音訪問於2019/7/9 訪問:TingTing Payan 牧師 註解1:ragan語意為眺望,或是墊腳石;r'ra'語意是眺望台;haga'語意為石垣。(由葉婉容助理、李崇慎助理協助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