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校小誌- Vol.04 《感受-微型部落》

By |2019-10-31T02:41:41+08:0015 10 月, 2019|Uncategorized, 北區中心助理專欄, 發佈於首頁, 駐校小誌|

駐校小誌:感受-微型部落 文 / Umas (尖石國小駐點助理) 泰雅族的傳統不只是〝聽說〞 更是活生生的讓孩子體驗與感受 還沒成為北區中心的夥伴之一前,就已經在尖石國小服務,第一次來到尖石國小,覺得校園很小很可愛, 環境跟大多外面的校學一樣屬於5、60年代的風格。之後因新校園運動,開始改建屬於我們泰雅族傳統建築工藝的風格, 一方面也是具有教育意義。 想想看,能夠在竹屋裡烤著火聽耆老上課是多麼棒的事情。 耆老傳授著過去祖先的智慧與教訓,讓孩子去體會其奧義及增進對自我文化的認可。 關於更多微型部落的故事,我們來聽謝主任說- 謝芯主任:「這個微型部落的前身是遊樂區,中間又夾雜了後面停車場的車道,其實蠻危險的,所以跟當時的趙校長討論校園的配置及經歷了老師們一致共識要成立民族實驗小學,加上嘉樂村這個地區以前是最早開發的地區,卻沒有一個傳統的建築或歷史留下來,那小朋友只能從書、電影或部落的劇場,才會知道一些卻沒有實際看過或體驗過,那因為小朋友的渴望加深了我想要從心改造校園的動力-微型部落。把一些部落應該要有的建築建在校園裡,剛好又有原住民新校園的經費可以申請,我決定一定要把這筆經費拿下來完成夢想;那建造的過程中,從底圖、設計、執行及部落的工程等,這整個過程也要花一年多的時間,完工後微型部落讓我覺得很值得,它不僅具有教學意義、文化傳承及多元文化交流內涵。除了孩子們喜歡、部落族人喜歡,也時常讓探訪的長官、老師驚艷。」 泰雅/賽德克族 來自尖石鄉玉峰村-馬里光部落的美人,結合泰雅女性的溫柔賢慧及賽德克女性的剛毅堅強。 “月亮還是家鄉園,河水還是家鄉田,我願奉獻一生,為教育而奮鬥”

駐校小誌- Vol.03 《醃肉 – 醞釀一下》

By |2019-09-19T08:13:24+08:0015 9 月, 2019|北區中心助理專欄, 發佈於首頁, 駐校小誌|

醃肉 – 醞釀一下 文 / Lahuy Payan (清華大學駐點桃山國小研究助理) 天氣漸漸由夏轉秋,季節交替使得日夜溫差加大,位於山區更加明顯,若沒多加注意保暖鐵定中標。 前幾天騎車上山,由於沒穿外套使我不停發抖,當時突然想起苗栗長輩常說的一句話「gaga niya!」,意思是習以為常的事、本來就是如此的意思,單用中文很難完整解釋,而我自己的理解為,萬物都有規律,沒經過規律的洗禮就無法進入到下一階段,也就無法「完整」。 所以就算外在再怎麼艱難,那也是很正常的,經歷過後必能成長茁壯,人類是、植物動物是、食物是,世界萬物都是。 經過了一整年的耕作、收成並舉行完祖靈祭,來到了秋冬的農閒時期,秋冬季正好是泰雅族人狩獵的季節。由於早期並沒有冰箱儲存肉品所以剩餘的多會醃製或煙燻保存,而醃肉正是泰雅族人情有獨鍾的一道美食,但是要如何醃的好可是一門學問,時間的掌握影響著味道、鹽巴的多寡、有沒有均勻的攪拌等,都是影響整體味道的重要關鍵,若「醞釀」得宜,日後的成果肯定是大拇指。 微酸的氣味搭配發酵的小米香以及熟成後的肉品,三者搭配出來的味道就是標準的泰雅味,白飯一口接著一口,味道久久不散迴盪在口腔中,使你終身難忘。 另外,醃肉的種類分很多種,除了陸地上跑的之外,水裡游的也有,肉的狀態也有分直接生的醃還是先燙熟再醃,煮過再醃的叫zinkani,生的直接醃叫做cinmmyan而不是大家常說的tmmyan,tmmyan是還沒「醞釀完」的醃肉, cinmmyan才是醞釀完的成品,總之醃就對了。 前幾週剛好上了醃肉的課程,學生每一個都很開心,還有一個學生跑來跟我分享,他說:「老師你知道嗎?去年班上自己做的醃肉在午餐時間內,整桶吃光欸!」說話的眼神如此生動又嚇人,我就回他:「有這麼好吃嗎?」他完全沒有猶豫就說「本來就是這樣啊。」 對阿,本來就是這樣啊! 醃製肉品必須有醞釀期,把食物的味道濃縮在罐子內,期待開罐的時候能擁有最好的味道。 我想教育也是這樣,其中的醞釀期勢必經歷重重挑戰,但若能堅持到最後,文化的力量肯定會在孩子身上生根並發酵。貼近生活是如此自然而然,貼近生活的學習也是如此自然而然,從中認識自己並醞釀待日後更有力量的去認識這個世界。 清華大學駐點桃山國小研究助理

種下希望的小米-嘉興國小

By |2019-08-15T05:56:30+08:0015 8 月, 2019|發佈於首頁, 駐校小誌, 駐點合作學校|

種下希望的小米-嘉興國小 文 / 黃路子安 (嘉興國小駐校助理) 播下小米種子同時也在學生身上撒下希望種子。 三月,來到嘉興任職專案實驗計畫助理,適逢作物小米的播種時間。 此刻八月,小米長了飽飽滿滿的果實,亦是採收的時節。 於是開始回想這整個半年,小米怎麼可以只要一點點一咪咪的小小種子,就可以長成這麼大一株頭好又有壯壯的穗實。 所聽、所聞、所看都會變成一顆生命種子可能在將來的某天萌芽茁壯 原鄉的學生是缺乏夢想?還是缺乏做夢的勇氣!放慢腳步來看,是否應該先回到源頭看撒在學生身上的文化種子是什麼﹖發現身在此學習場域中,每位教師、部落耆老們早已種入小米種子,需要呵護並仰賴時間發芽長大。 改變,正在發生。 帶學生看見-自己的競爭力、自己的的價值 還記得在某次的校務會議當中,我們學校的Makus校長說: 「你的文化在這個當代的社會有什麼好處?對社會有什麼用處?」 是阿,現今社會都談醫生、老師、政治家的貢獻, 但沒有人去談拉竹子、在山上砍草的人對社會的貢獻。 若今天不是這些人好好造林、好好顧這些水土,那我們怎麼擁有這麼多可利用的資源,成績不是一切關鍵,生活的能力也是。 現在開始帶著學生看見各種可能,課程與學生自身相關,學生學習能力因課程而有轉變,學生有信心、喜歡上學,讓文化開始從內心深處理解、感知並有機會被實踐。 讓改變持續發酵。 蠢蠢欲動的泰雅種子 陳文彬在泰雅千年當中提到: 「迷路的TAYAL靈魂,現在開始一起回到最初一開始的地方。」 而我在嘉興的日子,像是尋回並開啟了身體內建的泰雅意識,感受到心臟從來沒有的蹦跳節奏,會一直記得這份感覺,並且帶著這份感覺走啊跑啊跳的告訴大家泰雅族好美。 在地力量讓教育扎根。 「想讓每位與我相會的 感覺泰雅血液的熱度 感受存在於泰雅靈魂的純粹」

駐校小誌- Vol.01 《織識—線與線交錯的傳承之路:尖石國中》

By |2019-07-21T04:03:58+08:0011 7 月, 2019|發佈於首頁, 駐校小誌|

織識:線與線交錯的傳承之路—尖石國中 0715  |駐校小誌- Vol.01 織識—線與線交錯的傳承之路 文/攝 李崇慎(北區中心駐尖石國中研究助理) Siwa Yumin,苗栗泰安泰雅族人,目前為尖石國中纖維工藝文化教師,她在原鄉花不少心力教導學生編織相關技藝與傳承民族的文化,是一位非常認真又細心教導學生完成屬於自身文化上獨一無二的一切美好事物的教育工作者。 我紀錄這一天正逢畢業的季節, 尖石國中的民族文化教師正一步一步教導畢業生在畢業典禮前親手製作屬於自己的傳統服飾。 我忍不住拍下這美好的畫面, 體育班學生突然抬頭並驚訝說:「喔唷sinsi(老師),又再拍你。」 我笑著回說:「湯然花(註解1),我正在記錄妳們成衣的那認真又辛苦的過程,lokah ki !(加油)」 其實在這些織女裡讓我驚喜的是這幾位體育班學生, 國中生涯幾乎都在追逐體育夢想而奮鬥勤練柔道的她們原來也能織出錯綜複雜的亮麗線條, 那細膩的織法顛覆我對體育班的刻板印象, 亦讓我對教導她們的教師萬分敬佩。 非常感謝Siwa不辭辛苦地從苗栗泰安遠道而來教導學生編織, 使學生認識民族傳統技藝美學,也感受自己身為原住民族的榮耀。 學校在多元課程的發展中兼顧gaga’傳統的「民族實踐教育本位課程」 ,從旁紀錄的我,更在參與由泰雅族耆老授課的竹藤編課程中愛上泰雅族的文化。 lokah simu kwara’(大家好),我是教育部國教署原民課發北區中心的專任研究助理目前駐在新竹縣尖石國中服務,是一位民族實踐教育課程發展協作者,以上是我在校園的日常之一。 註解1:湯然花為「當然哇」的部落習慣用語。 駐點新竹縣尖石鄉尖石國民中學 [...]